“山寨”恶名下的华强北,藏着怎样震撼世界的神奇
当前位置:主页 > 产经 > 时间:2019-09-10 16:04 来源:中国基金网

  谈到华强北,你会想到什么?普通大众可能认为华强北就是一个卖手机、配电脑的地方,甚至觉得奇怪,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怎么会卖远离大众生活的电子零配件呢?

  而扎根于华强北的人,看到的却是:这块弹丸之地,22万人为各国顾客服务,每天有50万人来人往,一个档口背后可能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工厂,这里是深圳也是中国电子产业的窗口。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这里已然成为一个可以影响世界科技创新的地方,虽然这道光芒可能还被掩盖在“山寨”、“抄袭”的恶名之下。

图片1.png

山寨背后,造就无数传奇

  在很多人的认知中,华强北一直是山寨和水货的代名词,但却忽略了华强北的创造力。多年前,手机摄像头像素还只有100多万的时候,华强北已经出现了集1200万像素摄像头、“单反”和手机于一身的功能机。四卡四待、手表与手机二合一、多个操作系统随意切换、自带点烟器、自带插头等等超越时代的产品,也都是华强北的手笔。

  而这仅仅是华强北神奇的一部分。这里是传说中的“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中心”,神奇体现在华强北的一场堵车,都能引发全国零售市场手机及配件价格的波动;你从一座数码城的楼上走到楼下,不到一小时就能组装出一部iPhone。

  就是这么一小块地方,发生了太多的创业、创富、创新的传奇故事、有人在这里从农民、流水线工人成为亿万富翁、企业家。白手起家的故事主角,有神舟电脑的创始人吴海军,TP-LINK路由器的创始人赵建军,还有腾讯的马化腾,品胜的赵国成等等。

  1998年,深圳华强北赛格科技园一个陈旧的办公室里,27岁的马化腾和他的4个小伙伴怀着对互联网的痴迷和未来的憧憬,启动了创业之旅。这里是腾讯的福地,QQ诞生赚取第一桶金、香港上市的重要时刻都是在华强北度过的。

图片2.png

  也是在90年代,四川的教书匠赵国成来到华强北创业做3C代理,当时没有一家3C代理商愿意为数码相机、摄像机的电池进行质保。赵国成则多收5元钱,为电池质保一年。此举赢得了市场,订单纷至沓来。在这里,他赚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并在深圳创立了品胜,此后的数年直到现在,品胜的研发基地一直深深扎根华强北,多个畅销全球的爆款,也都在这里诞生。

  据统计,就是华强北这块面积只有1.45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走出了至少50多个亿万富翁;也孕育了腾讯、大疆、神舟电脑、品胜、同洲电子、金证、洪恩软件等一批知名企业,在中国商业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马化腾曾说:“我从一个只会写软件的书呆子,都被感召到去创业创新,这和整个深圳的环境是完全分不开的。”回望创造这些传奇的历史,华强北,无疑就是代表深圳创业创新的一个聚集地。

  巨变,一直在发生

  改革开放的初始,彼时的深圳,正是各种技术交汇以及国外时新产品流入的窗口,香港的开放成熟,大陆的广阔机遇以及廉价劳动力,全部在此交汇。而华强北,正是在这样一个机遇与梦想、混乱与野蛮并存的背景之下诞生。

  八十年代的时候,如今的华强北还是一片以生产电子、通讯、电器产品为主的工业区,是当时电子产品生产的一大集中地。到了1988年赛格集团在华强北成立了首家中国电子市场赛格电子市场,引来无数嗅觉敏锐的创业者前来入驻。

  本来仅有八百平米的市场很快开始不够用,并逐渐拓展到4000平米,乃至推到整栋楼重建赛格广场,紧接着围绕赛格,又相继建立了一系列大厦,正式形成了华强北电子产业商圈。

  2003年,联发科公司(MTK)提供了一体化芯片解决方案,极大地降低了手机的生产门槛——厂商只需加上电池、外壳、一些定制零部件,就能生产一台手机。山寨机的 “黄金年代” 就此到来。

  在山寨机蓬勃发展的2008年,华强北有多达5000家的山寨机商家。那时的华强北,每天都有新款手机诞生,价格低廉的山寨机大量流向印度、非洲、中东等地。价格低廉的山寨机大量流向印度、非洲、中东等地。一群“华强北”赚得盆满钵满。

图片3.png

  2010年前后,随着苹果的上市,山寨机开始步入全面衰败。这也反映了中国手机在全球供应链体系中的尴尬处境。没有品牌、没有研发、没有芯片、没有核心专利,有的只是完整的供应链和价格优势,以及在野蛮生长中锻炼出的胆识。

  华强北的黄金时代至此落幕。但新的生机,也在华强北的“异类”中焕发。

  “异类”精神, 破局新生

  在华强北的市场,只要足够努力,小富即安不成问题,然而做大做强,却始终需要更长远的眼光和以及对技术对产品质量更严格的把控。正是有了这些人的例外,才推动了华强北走上了转型之路。

  早在2004年,任正非找到海思CEO何庭波说:“每年给你4亿美元的研发费用,给你2万人,一定要站起来,减少对美国芯片的依赖。” 那时还是做山寨机赚钱轻松容易的黄金年代,但是任正非却坚持走一条最难的路——斥巨资,低头研发一个不知道何时才用得上的芯片。终于,数年过后,华为的技术得到了全世界的肯定。

  也是在2004年,赵国成便发现用户有随时随地充电的需求,因而为电池开辟了一个USB接口,发明了最早的充电宝。后来智能手机兴起,充电宝需求井喷。同样标注10000毫安的充电宝,其他品牌可能实际容量只有8000毫安,品胜却坚持实际容量做到12000毫安,凭借质量和功能超出用户预期,也比竞争对手同价位产品优秀,市场局面由此打开。直到现在,还是家喻户晓的明星产品,“品胜”在数码配件行业也是品质的代名词。

  现在的华强北,原来的山寨大军大多已经死了,活下来的可能在倒腾着二手机和翻新机,但是往日暴利的辉煌已经不复存在。而丢掉山寨专注品牌的“异类”,跑出了华为、小米、vivo/OPPO,从低价切入到逐渐包围市场,现如今他们真正扛起了中国手机品牌的大旗。而被这些中国品牌取而代之的,是诺基亚、摩托罗拉,还有三星和HTC等等国际大品牌,使得中国品牌也占据了全球手机产业的半壁江山。

  产业集群优势,让华强北永不止步

  当年华强北山寨手机风靡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一条重要的基础线索,那就是低成本的、全面的电子产业链。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就靠着“三来一补”的加工贸易,积累了技术和资金,成为制造业高地。凭借毗邻港澳台的地缘优势,形成了强大的产业基础。

  珠三角的电子产业之强,不只是强在产能和技术上,更强在上下游的聚集度上,产业链相当完整。华强北相当于一个窗口,集中展示了珠三角电子产品的研发、生产与制造产业集群优势。虽然现在因为贸易战、人力成本增加等原因,珠三角的不少生产线已经外迁。然而引进一条生产线比较容易,但让产业形成集群,将上下游都聚集在一处,却十分困难。这也许就是历经时代变迁,华强北依然屹立不倒的原因,得以功能机时代迅速占领亚非拉中低端市场,智能机时代又推动性价比更高的中国品牌占据全球手机产业的半壁江山。

  产业集群优势,也给现在的华强北带来了新的“生机”。德国发明家米歇尔·海斯精心设计出智能手机用的折迭面板,工作地点就在华强北的一个工作室里。 他说,“所有电子零件都能在这里找到,一天时间就完成试制品的速度很能打动人心。”

  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已经成为国家级众创空间和国家级智能硬件众创空间,持续孵化智能硬件。全球各地的创客因为华强北低成本高效率的产业链资源盘踞在这里,他们往往只需要花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完成从模组采购、产品生产和测试到品牌推广整个流程,把科研成果最快地转化成生产力和应用。未来,这里或许会带领中国制造突破科技壁垒、在高端产业攻城略地,成为“中国制造与智造的硅谷”。

图片4.png

  赵国成认为,华强北“没落论”是一个伪命题,没落的是华强北传统的商业模式,从前靠着一台保险柜、一个计算器、一个记账本,带上嘴、铺开货,就能开张的“三尺柜台”模式已经成为过去式。华强北并不是做不出好的产品,但是如今的华强北要有技术根基、研发能力、品牌意识,有宣传的实力和自己的渠道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赵国成下一个目标是发展“PISEN MORE”(品胜更多)战略,他提出了一个口号“把华强北装进品胜”,通过极大地发挥华强北的产业集群优势,再叠加品胜的研发、品牌、渠道等实力,推动华强北的产品创新、模式创新。

  从倒买倒卖到低端制造,再到淘汰落后产能后的细分市场割据、智造崛起,正是因为华强北抓住了每一次产业变革的浪潮,才成为了几十年来历经风雨依然坚挺的强大生命体。如今,中国正迎来一轮由新技术、新能源、新制造、新金融与新零售带来的经济再造与市场变革。华强北也因此开启了又一次转型升级。凭借完整的产业链配套服务,未来的华强北,还将展现不一样的传奇。